s

888大发

电 话:0451-86228682

手 机:13970852848(王经理)

手 机:13807089442(王乐平)

手 机:13870838158(周羽)

传 真:0451-86653897



首页 > 888大发 > 详细信息

详细信息

中国 重化工大布局

中国重化工大 布局 化工与环境僵局如何破题? 

如果有人问你,化工企业 跟环境是什么关系?在大多数人眼中,答案可能很简单对立。

化工企业对水、空气造成的污染经常见诸媒体,化工行业也被认为是高耗能产业,为当地带来资源压力,石化、 化工与环境的关系俨然成为一个僵局,而“谈化色变”也已经成为社会的常见反应。

但在近日华东理工大学和上海 化工理事会主 办的一场论坛中,诸多石化、化工 领  域的学者和企 业家给 出了不 一样的答案。

“社会各方面认为化工是一个造成污染的主要来源,这是过去化学工业造成 了环境污染,”华东 理工大学校长、中国工程院 院士钱旭红说,“而今后的环 境生态 污 染是要靠微量的化学工业所 解决,只有它知 道 真解在哪里。”

这一番话被在场的听众总结为“解铃还须系铃人”。“生物柴油、水处 理等其实都 有化工行业涉足。”现场一位投资界人士对本报记者解释说。

多位学者和行业人士认为,未来中国重化工业仍是支持国民经济 发展的基础性产业,尤其是未来中国参与国际竞争的主要行业之一,其发展前景不言而喻。

尽管如此,在场多位学者和行业人士坦言,对于化工产业而言,资源环境的双重压力依然存 在,如何破题,将成为化工未来得以长远发展的必由 之路。

能源环保双重压力

从数量上说,中国已经成为 石化大国。截至2012年底,中国原油 一次 加工能力已经达到6.63亿吨/年,全年原油实际加工量46781万吨。乙烯生产能力达1520万吨/年,而2012年全年乙烯产量为1486.8万吨,位居世界第二位。

“但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,石化工业作为为经 济发展提供物质支撑的同 时,也消耗了大量的能源,”中国工程院院士、曾任中国石化(600028,股吧)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的王基铭说,“既是能源消费大户,也是碳排放大 户。”

王 基铭提供的一组数据显示,石化工业的总能耗占全国总能耗的比重,已经从2005年的71.3%上升到了2010年的77%左右。

按照王基铭的总结,石油化工行业已 经通过结 构调整、技术进步、强化管理等方式节能减排,“跟2005年相比,2010年石化与化工行业单位的工业增加值能 耗降低了35.8%,二氧化硫排放量下降11%,废水排放总量下降8.9%, 固体废弃物排放总量下降82.7%”。

“但目前企业之间的发展并不平衡,”王基铭说,“产能和落后产能并存,装置及 单位产品能 耗水平也参差不齐。”

王基铭指出,由于装置规模小、技术水平落后等因素,一些200万吨以下的小型加工厂、炼油厂 要比达到规模的炼油厂能耗平均高出45%以上。

而除了看不见的能耗,外界对石化、化工 企业更为敏感的是其对环境造成的损 害。王基铭举例说,他1964年毕业工作 的上海高桥炼油厂目前就由于环境的压力面临搬迁,“包括安庆、石家庄、沧州,这 些老的炼油企业都面 临这样 的问题。”

以安庆为例,这 座位于 长江中游、全国厂 城一体 的重化工城市中,由于石化厂含硫的化学物质排放,形成臭气,使得周围居民向环保部门投诉,当地环保局人士也自嘲自己为“治臭办”主任。

反应 更加剧烈的是PX项目,厦门、大连、宁波、成都、昆明 等地准备上 马PX项目时,都遭到民间的强烈 抵制。

“目前把PX妖魔化了,”王基铭说,“但是对 于石化工业来说,环境问题处理不好,石化工业就难以发展。”

僵局如何破题

来自资源、环 境的压力似乎把石 化、化工产业逼到了墙 角。面对这样的僵局,华东理工 大学商学院院长吴柏 均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认为,在这样的情 况下,还是要尊重科学。

“化工产业的发展是社会进步的体现。”但吴柏均指出,目前化工行业的领军 人物、企业决策者,在决策的时候有时系统性 不够,可能出 现为 了技术而技术。

“化工门类繁多,但是不管再小的化工项目都是一个小的系统,除了自身生产环节以外,涉 及到与环境敏感者的沟通、技术论证及信息的公开透明,”吴柏均说,“这需要让企业决策者在进行项目选择的时候更 为系统地考虑问题。”

吴柏均透露,华东理工大学能源 与化工产业方向EMBA已经正式启动,“希望能够培养更多具有系统思维的行业领军人 物,以应 对目前化工行业所面临的资源环境压力”。

在企业层面,这一观点已经被 接受并付诸实  践。巴斯夫大中华区董事长关志华表示,在巴斯夫已形成了对生产环节的环境风险管理,并且与社会 大众沟 通。

“我们不断地跟社会大众沟通,来了 解他们的 需求,”关志华说,“需要跟他们说明化工行业 是 干什么的,我们并不是关起门不断偷排,而 是更加透明和公开地面向公众。”

而由于社会 需求的存在,目前 化工 领域中,也出现了以大 量解决资源环境为目的的项目,比如生物柴油等。

“同时,从宏 观层面上讲,也要考虑产业布局,因为 尽管 单个项目污染很少,但是有可能全 国项目累积起来就造成 大的污染。”吴柏均说。

王基铭也认可这一观点,他表示目 前我国石化产业区域布局分散,集约 化水平偏低,产业内容雷同问题严重。“四川、云南、贵州都要建炼油厂,这样太过分散。”

“对于整体的布局, 有相应的产业规划。”吴柏均说,“化工涉 及到 供 水 和排放的问题,因此基地化和集 中化是一个基本原则,而由于水的限制,整体的布局不会有太大的变化。”

吴柏均指出, 目前的问题在于,由于地方竞争,有时负责招商引资的开发区根本不考虑 供水 和排放,从而导致污染控制出现问题。

“通过提高准入门槛,提高标准,增加像排污权交易这样的经济手段,消化化工产业在治污和减排方面的成本,增加 中国化工在环境 制约下 面 向世界的竞争力。”吴柏均说。


分享到:

版权所有?888大发  电 话:0451-86228682  手 机:13970852848(王经理)

地 址: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哈尔滨丰源金润广场0栋43号  技术支持:B6910B80D56C3C89F47588F821D3136F.JPG  备案号:黑ICP备15006218号-1